巫女修行傳說~異月之泉~

~一之刻~

 逐漸接近的巨影。

 一天之中,也只有兩次這種繁忙的時候。

 連接東南各大島嶼中心的那威以及這個東南大陸的,也就只有這一班次。加上正午過後回程的班次,莫林港也只有這兩個時段最為熱鬧。

 船影比以往看來都要巨大,搖搖晃晃的靠近。

 搖晃的程度有些不自然,警備員擦了擦汗,發覺那是水氣和熱度對視覺的影響。

 接近秋初的夏末,即使是午前2刻的時間(晨十時),日照也足夠強悍了。

… 是誰設計這種甲冑的呢。

 不由分說相當結實,鋒利的劍刃也無法一擊刺穿的堅實金屬。淬練了數次所得到的鋼毫無保留的用上了,堅實的薄鋼板外層則是塗了油的皮甲。

 對於經過訓練的士兵來說,其實這點重量是算不了什麼的。論機動度來說,確實是少了那麼一些,但對於防護海岸陸上的治安卻是相當足夠。

 畢竟在港口發生的,也不過是竊盜或偷渡走私事件罷了。

 只是,持續被日曬這麼侵襲,隔著皮甲仍能感受到鋼板的熱度。

 啊,真想趕快結束這一次的工作 … 這麼想的時候。

 紛紛下船的旅客,一瞬間塞滿了視野。大部分是趁著假日,到東南島嶼去遊玩的旅客吧。以往沒有什麼人的航線,會如此忙碌的罪魁禍首便是休假日。大大小小的遊客之中,混雜著各地種族的人種,由髮色幾乎就可看出。一般在西南所見的金髮,北方民族或深或淺的藍髮。

 只是在這之中,混雜著一個小小的身影,吸引了警備員的注意。

 的確,小小的。在人團之中顯得凹下的地方,透出少見的橘紅色髮色。小女孩提著對她來說有些大的提袋,緩緩的隨著人群走下階梯。

 衣著也很奇怪。白衣紅邊領的古老東方式長袍,應該是被稱為巫女的東洋信仰神職人員所穿的衣物了。紅色的短裙中透出白皙的雙腿。潔白長袖包裹的手提著對於身材來說應該有些吃力的提袋,腳步卻仍然相當輕盈。橘紅色的長髮綁成了雙馬尾,面貌看來也才差不多十歲。

 迷路了嗎?這麼想著,警備員對女孩出了聲。

 「小妹妹?」

 聽到了聲音而望向警備員的女孩,緩緩的走來。注意到她手中的船票,才知道女孩起碼有十四歲了。「 … 自己一個人嗎?還是迷路了?」雖然十四歲就可以單獨坐長程船,根據經驗迷路的還是居多數。

 「晚生是自己一個人 … 。」

 和少女的身形一樣,聲音也相當嬌小可愛,而且是有如銀鈴般的清澈嗓音。

 「嗯 … ?」突然才發現少女右腰上繫著的物事,警備員再度的看了她的船票,才注意到是藍色的。似乎是微微彎曲的長棍,或著是細長的刀或曲劍,綁著紅色布條繫在少女的右腰。

 「嗯嗯 … 檢查船票嗎?」少女問。攜帶武器的旅客,都要在經過檢查之後,依特定手續買票,票的顏色也和一般的傳票不一,這也是少女詢問的原因。

 「 … 啊啊,有攜帶武器是嗎 …… 真的是自己一個人?」警備員問,詫異的口氣令少女苦笑了起來。

 「是真的 …… 」

 還是太小了。「嗯 … 迷路或是不清楚這裡的地區設施的話,裡面有服務處 … 」警備員熱心的對她解說。雖然知道對方還是懷疑自己是不是和親人走失的迷子,少女還是一直點頭道謝。

 「 …… ?」

 少女向旁一望,只見到來去的行人。

 後頸感到微微的涼意。那是被人注視時會產生的感覺。

 汗從頸後滴下。少女抬頭,眩目的陽光充滿了深藍色的瞳孔。

 是天氣太熱的緣故吧 … ?少女這麼想著,對警備員道了謝,再次提著對她來說過大了的提袋走了。由於被提袋遮住的原因,警備員現在才發現少女穿著白襪的腳下是一對木屐。

 警備員搖了搖頭。

 果然,還是太小了。

 

 「 … 」

 剛剛那一個,是什麼人物?

 用手指繞著自己的金髮,她手中抱著金髮的娃娃。一瞬間就發現了自己的注視,連「氣」,都產生一瞬間的凝集狀態。

 那是防衛心理的反射,不會錯的。

 魔力,氣,靈能 …… 各個信仰以及超自然現象的研究對於它的名詞定義使用了不同的名稱。雖然如此,指的是同一件事。超自然現象的單位分子,也是構成靈魂的單位量化指標。

 不想去深究這些事情,她自街角中走出。

 即使是不簡單的人物,也跟自己沒有關係。只要她不要妨礙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

 用鼻音哼著歌,金髮的少女消失在人群之中。

 

 木製的門上繫著小巧可愛的鈴鐺。雖然有些老舊,卻顯的格外雅致的小旅店,以西方文字寫成「旅店」的意義。在周圍的店前面顯的有些老舊,卻格外有一種可靠的味道。

 「格林的旅店」

 放下了提袋,橘紅髮色的少女再次確認了小小筆記上面寫的名子和店門上的名子。自顧自的點點頭,少女敲了敲門,走進了屋內。

 「歡迎光 - ──喔,小巫女啊?稀客稀客! 」

 有些被突如其來的嗓音嚇著,少女確認了目前的粗獷男子便是旅店的店主。「嗯嗯 … 我要住宿 …… 」

 「當然當然。」店主格林放下了手邊的雜物,到了少女身旁,幫她提起提袋,示意她一起上樓。「來,交給我。小巫女叫什麼名子啊?」

 「 … 晚生是武露江露,武露家第十三代巫女,現在在修行中 … 是家母介紹這裡的 …… 」跟在格林身後,少女緩緩的說道。

 「喔?武露 …… 」格林的腳步放慢了下來,「 … 傳說中的戰巫女,武露家嗎?那麼你媽媽就是苗寺小姐了?」

 「嗯,」江露點頭。「那是家母的名子 … 」

 「喔,也就是妳媽媽推薦來這裡的囉。真是不敢當啊,哈哈哈哈哈。」格林豪爽的笑了起來。「的確,自稱修行巫女的介紹 17 年前我是聽過一次啊,那時還真是嚇了一跳。哈哈哈。」

 和老闆寒喧幾句家裡的狀況,隨即安置了房間和手續。

 將行李隨意放置在椅子上,江露坐在床邊。坐的是夜船,因為在船上睡了,因此沒有什麼睡意。然而,看著窗外,江露也沒有絲毫出去逛逛的欲望,只是望著蔚藍的晴空發著呆。

 接下來是怎樣的旅行,又要旅行多久 … 說實在的,自己心裡也沒有把握。

 武露家。

 靈術傳承,視靈、語靈以引導靈歸向靈魂大河的巫女家族。由於處理的較多是與怨靈事件有關,被世人以除靈戰巫女稱呼。

 這樣的一個母系家族的繼承者。

 前往大陸中數個自然靈氣聚集的地方進行自我靈素的焠鍊等等,拜訪其他有研究靈術的神社等等。一般估計需要三年的旅程,通常在兩年前後就能夠完成。修行的目的,也有著見見世面這樣,培養世界觀與了解世界的廣大這樣的目的。

 只是,江露心中感到些許的不安。

 像父親所說,隨著靈術技術的成熟,江露才漸漸了解存在於自己體內的是怎麼樣的一股力量。

 「不要畏懼力量!」

 「畏懼和恐懼將帶來迷惘,迷惘會導致毀滅。」

 父親所交付的這兩句話,在她心中響起。

 「 … 」

 總之事情還是要開始。

 那麼,還是坦然面對和接受吧。

 因為,無論如何,都要有保護妹妹們的力量。

 因為,要永遠守護她們的笑容。

 

 預計在這裡停留一天,再前往下一個城市。

 看著夕陽緩緩降下,在街上四處觀光的江露回到了旅店。由於是港口,對於身著巫女服的江露並沒有太多人覺得奇怪,令江露鬆了一口氣。看來,在巫女這種職業的神職信仰風行的東南大陸旅行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直到黃昏才捨不得般結束的港口市集,以及各地運來的各種果物。許許多多都是江露不曾看過的事物,小小的修行巫女這樣的身份也引起許多店主熱情的招呼,甚至還從水果店的老板娘那裡得到了一些禮物。

 其實是這樣一個充滿人情味的港口市鎮,令江露感到一些些溫暖。

 鹹鹹的海風伴隨著,江露收穫滿滿的回到了旅店。

 當然,得到的情報也不少。

 下一個目的地的泉野神社即將舉行的夏末祭典,以及交通,運輸等等的資料 … 和筆記本所記載母親所說的並無太大不同,江露也更新了幾個變動的地方。

 另外,就是有著小偷出沒在此城鎮的傳言。

 偷的只是食物。就這一點來看的話其實算不上是什麼特別的事件,流浪漢偷取食物的事情也常常發生在每個城鎮之中,特別是這種人口複雜往來的港口。

 特別的是小偷本身。

 躍上兩層樓高的樓房,在屋頂之間跳躍。有著這樣的傳言,如果是真的恐怕不是平凡的人類。

 能夠想到的,就是式神術和靈術。不過似乎是不太可能。莫非是非生靈嗎?

 這麼一想,白日所感受到的可能不是幻覺了。

 「 … 可以的話是不是要調查一下呢 …… 」

 在窗口看著夕陽的餘暉緩緩的融入了海面之中,化為金色的坡濤殘留在岸邊。海風拂過她的臉頰,搖動了橘紅的髮絲。

 「好希望砂荷和意流也能看見 … 」

 妹妹們的名子不經意的脫口而出。當然也希望全家人能夠一起見到 …

 已經,開始想家了嗎?

 從來沒有這種感覺。理所當然的,轉過身就能看見妹妹一樣,吃飯睡覺,甚至連洗澡都在一起的生活,應該一直不會改變。

 應該。

 嘆了一口氣,江露仰頭躺在有些過大的床鋪上。雖然在家中自己的床鋪是單人床,和兩個妹妹的雙人床也只相隔一小段空間。旁邊睡的是最小的妹妹意流,因此不會被二妹砂荷偷襲。冬天時三姐妹總是會合力把床併在一起,在互相的被窩裡鑽來鑽去。

 如今轉頭見到的是空空的擺設。

 「 …… 」

 將順手置於床上,一直別在腰間的物事抱在懷裡,江露靜靜的望著天花板。

 離家時妹妹們的神情。死命的抬起沉重的腳步拉長距離的自己。不敢回頭看,怕一回頭,應該踏出的腳步就會停了下來 …

 微微的,抱著的物事傳來的是一點點溫暖的波動。

 「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一開始就這樣怎麼行 …… 」

 對自己小小聲的說道,對於胸中的鬱悶卻沒有紓解多少。不行,要振作。不行,要振作 …

 突然,身體傳來微微的涼意。從全身傳來的陣陣波動。

 江露的眼神閃爍起來,這個感覺曾經也有過。

 ──非生靈。

 江露從床上躍起,右手握著以布條纏住的物事衝出,一口氣打開了門。

 「--小巫女?」

 幸虧走道的寬度尚寬,不至於撞上正慌忙追上樓的老闆格林。「老 … 老闆?發生什麼事了 … 」

 「啊啊,小偷 …… 」

 「什麼樣子?」

 江露追問。「金,金髮的小女孩,往樓上 …… 」除了嚴肅,還有一股什麼。和之前所見到,幼小的巫女印象完全不同的氣質,不由得讓格林愣了一下。

 「那麼,由晚生去追查。失禮了 … 」

 說完,以相當快的腳步朝著樓上而去。說是輕巧,幾乎是沒有聲音的踏步。橘紅色的髮絲在牆角一閃,便消失無蹤。

 「 …… 」格林看著江露離去的牆角,呆立在原地。

 「還真的,跟她爸爸媽媽一樣。」

 

 直直追上了樓頂,發現屋頂的門是鎖著的。

 「 … 」轉頭一望,如同想像般,窗子是開著的。

 從窗子逃走了嗎?

 躍上窗台,下方是距離三層樓高的防火巷地面。對面有著另一棟建築比窗口高一層的紅色磚瓦屋頂。防火巷中沒有人走過的跡象,散亂的雜物不像有人曾經穿越。

 江露用口咬住手持的物事,向前翻滾而下。

 「喝!」

 纖細的雙足一踢,木屐在牆面發出結實的響聲。躍至另一牆面前以手穩定位置,再一次的踢蹴,上躍的身體已經超越了磚瓦層面。

 翻滾後定在屋頂,江露以蹲姿穩住身型觀察四周。果然在樹林中跳躍和在磚瓦樓層中跳躍的感覺不一樣,高度難以拿捏。雖然這麼說,也只有躍的過高了一些。

 「果然,修行不足 …… 」自言自語的當下,眼神抓住了在視野角落躍動的東西。女孩身後的金髮飄動,正以相當快的速度在屋頂間跳躍。

 只是女孩的身形比嬌小的江露更小。

 「喀」

 江露立即追去。速度上,是江露略勝一籌。

 「哎呀,竟然有人追的上我們家佩妮 …… 」

 對方突然停在立在屋頂上另一人的身旁。

 夕陽映照在相當特殊的洋裝上。數量有些過多的緞帶,紗質一般的布料;全身的配色被夕陽浸成橘黃,閃動著奇異的魅力。同樣的金髮帶著捲度,在她的身後飄動,被夕陽染的有點橘色光芒。異於常人的氣質,不屬於一般人的氛圍。一直奔逃的女孩,靜靜的停在她的身旁。

 江露在一定距離停了下來,仔細的觀察對方。

 ──異界夕陽的公主,這麼說也不為過。

 「 …… 人形?」

 看清楚了女孩的江露脫口而出。

 女孩並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在戲劇中會使用到的,以線操控,被稱為人形的木偶。當然,她的身上並沒有線。

 「沒錯 … 」公主這麼說道。「看來妳也知道,這是用法術操控的人形 …… 」

 「 … 無論如何,請將偷走的東西──」

 「等等,妳是白天見到的白巫女?」

 打斷了江露的發言,人形的操縱者問道。

 「 …… 晚生是修行巫女 … 」江露對於眼前的主使者,只是採取著戒備的姿勢。以口氣聽來對方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或許是上陸時窺視自己的人物。對方也是擁有一定靈力的,這一點從靈氣的感覺就可以得知。

 只是,在那之中還混雜著,不屬於人類的「氣」。和瘴氣不同,純粹是某種不知名種族獨有的靈氣。

 和妖靈的氣十分相近,但更加純粹。

 「巫女嗎 …… 」對方的情緒在這兩個字之中更加高漲了起來。「很好 …… 又是想來封印我的愚蠢之輩 …… 」

 「 …… ?晚生只是來追回妳偷走的東西 … 」

 「問答無用!」少女喝道,手裡奪過人形「佩妮」手上的食物。「那麼就試試看吧!看你能不能打倒被稱為『血色的人形使』的 亞莉莎˙霍克孟克 !」

 句末,佩妮便直向江露衝來。

 「 …… 絲毫不聽人說話 … 」江露後躍一步,右手一轉,布條在空中散開。在夕陽的光輝下,黑色的刀鞘裹著的武士刀顯露了身形。在一般武士刀中護手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碧藍色圓形,水晶一般的礦石鑲嵌在刀身和刀柄之間。

 「哼哼 …… 用刀的巫女?」亞莉莎輕笑了起來。「那就讓我看看妳和之前的傢伙有什麼不一樣吧!」

 「 … 晚生,失禮了。」

 江露以左手抽出刀刃,在清寒響聲之側身迎向佩妮。

 異常快速的攻擊向江露身上襲去,加上佩妮的身體嬌小,實在很難閃躲開來,要防禦也相當難以抓住位置。

 雪白的刀身化為半圓形的光壁檔下了攻擊,霎時江露已閃身至佩妮身後。

 清脆的響聲響起,江露側躍一步拉開距離。

 「 …… 」

 這一刀沒有實效。雖然江露的速度和刀法的確和以往所見的有著特長之處,光是靠刀是沒有辦法打穿法術在佩妮身上的障壁,這樣下去巫女是沒有勝算的。想到這裡,亞莉莎不由得輕笑了起來。

 江露沒有思考的空閒,佩妮的攻擊再次向她的身體招呼。

 「喀」

 完全無法看見是怎麼閃躲的。

 江露已躍至上空,左手逆持武士刀。

 「風刀雪刃!」

 刀刃沒有擊中佩妮。

 然而,密集到可見地步的靈氣化為刀波狀的巨刃,切穿了佩妮的身體。

 物理上沒有受到任何損傷的佩妮,化為一般的人形倒了下來。

 「--失禮了。」江露冷靜的道。

 「 …… 」亞莉莎不由得呆了。「 … 妳 … ?!」

 「請不要再抵抗了。把偷走的東西還回去吧。」江露道。「可以的話,向這裡的警備單位 …… 」

 「哈哈哈哈哈!」亞莉莎忽然大笑了起來。「有趣極了 … 白巫女!!能夠做到這個地步 …… 那麼這個如何!!」

 「那個 …… 我說 …… 」

 無視於江露的發言,亞莉莎詠唱了咒文。本來碧藍的眼眸發出紅光,屋頂被光點所圍繞。

 「 … !!」

 在藍光的魔法陣之中,出現的是小型的翼魔。

 背後生有翅膀,手持叉進行攻擊;連童話故事都有記載的低等惡魔。

 「召喚惡魔 …… 」江露臉色一沉。

 一個閃身刀刃已經迎上了叉,江露先發的攻擊起來。飛快的三連斬全止在叉上,迴旋起來的叉朝江露的腹部斬去。如同突然變矮了一般,極快的低身使叉揮空,江露的身體也如趴伏在屋瓦上一般低矮。

 「泉湧澗切!」江露喝了一聲,刀光自下而上猛力一擊,擊飛了翼魔的叉。翼魔雙翼一揮,藉空躍試圖拉開距離。

 「武露家除靈刀法,夕風雪刃!」

 刀尖比翼魔躍起的速度更快,拔刀術般的切斬在空中形成一個雪白的面。

 蹲伏落地,江露橘紅的髮絲在晚風中飄蕩。「回到暗闇之中吧,非此世界之非生靈 …… 」

 在空中停止一般的翼魔,爆碎成藍色的光點。

 「呀啊!」亞莉莎叫了起來。「唔 …… 怎麼跟剛剛不一樣,直接一直連用必殺技 …… 」

 「什麼必殺技?竟然召喚不是這世界的生物,妳知不知道如果失控會造成多──」江露轉身,

 「誰召喚惡魔了啊!!!」亞莉莎吼道,令江露呆了一下。「那個是人家的法力形成的使魔啦!!妳們巫女可以用式神靈我們就不能用使魔啊!!!」

 「對 … 對不起?」雖然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江露還是反射性的道了歉。

 「妳叫什麼名字!!!」亞莉莎尖聲吼道,原先江露見到有如公主的優雅形象完全破滅。

 「 … 晚生的名子是武露江露,是武露家第十三 …… 」

 「江露是吧!!」亞莉莎如同之前一樣打斷了江露說話。「我會記著的!從今天開始妳就是本姑娘亞莉莎˙獲克孟克的宿敵!!下次我不會輸的!!給我記住!!!」

 「那個,晚生只是要把妳偷的 …… 」

 再次無視於江露,亞莉莎丟下了偷來的食物,抱著不知何時拾回的佩妮逃離了現場。

 「 … 的東西追回來 … 而已 …… 」晚風吹過江露的身邊,不知怎麼有些寒冷。

 「從頭到尾都不聽人說話 …… 算了,至少她把東西留下來了 …… 」江露搖搖頭,將刀收進刀鞘再次以布纏好,拾起了被偷的食物。突然想起中間是有一句話她有聽進去,自己還不知為什麼道了歉。

 「到底是什麼人啊,人形使 …… 」嘆了一口氣,江露在夕陽的光輝下往旅店的方向回去。

 

 「嗯 … 折騰了一天 …… 」

 江露搖搖頭,打開了窗戶。晚風吹來格外舒服,也讓剛剛入浴過的身體逐漸冷了下來。「希望以後不要每天都發生這一類的事 …… 嗯?」

 星空中一個白點緩緩的飄動。白點化為白色的影子,逐漸接近。

 江露緩緩的後退,一隻鳥飛進了窗戶。是一隻擁有白色羽毛的老鷹。

 「白 … 白羽?為什麼會到這裡 …… 」江露舉起手讓白羽停在自己的手上,才發現牠腳上綁著的信。「信 … ?怎麼了嗎?」

 解下白羽腳上的信,江露緩緩的讀了起來。

 「咦咦咦───!?」

 白羽只是自顧自的,整理起自己的羽毛。

to be continued...

<PRE序章  二之刻NEXT>

~返回巫女修行傳說本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