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修行傳說~異月之泉~

序章 ~Prologue~

 「那麼,我出門了 … 」

 小女孩 … 或許應該說是嬌小身材的少女,矗立在紅色的鳥居前面。

 「一路上要小心 … 雖然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我和妳媽媽也對你的技術很放心了 …… 不過,妳還是要多多注意啊 … 」

 男人對少女說道。

 畢竟 14 歲的女兒要遠行,做父母的會如此也是當然吧。

 靈術名門──武露家。

 在世間中存在著許多不可解的現象,也存在著許多解釋現象的信仰。在大陸的東南方,確實解釋了靈魂異能現象的泛靈信仰,成為了與西南大陸擅長的咒語元素文化歧異的文化發展。

 東南靈能術者的神職人員 ( 或稱之為研究者 ) ,他們被稱做為巫女或陰陽師,身著紅白或藍白色的衣衫,為大眾進行著祈神,禱告的工作,是人們信仰的寄託。

 但是,在這背後,在重大的靈異現象災害發生的時候,總是會出現傳說中的「戰巫女」,在除滅災害後又隨風而去,只留下「武露」,那意為「淨靈者」之古語為姓 ……

 「武露家」,遂成為人們口中的傳奇 ...

 少女提著看起來稍微重的行李,全身穿著紅白素淨的巫女服。少見的橘紅色長髮綁成稍高的雙馬尾樣式,長度卻也及胸,隨著風微微擺動的垂在身後。在稍長的瀏海底下是幼嫩的少女臉頰。除了修練靈術而顯得特別具有光芒的深藍色靈熀瞳,以及在右腰間綁著的略短武士刀,難以想像這樣一個清純幼齡的少女竟是武露家第十三代的嫡傳巫女。

 少女的父母及兩個妹妹,和即將出外的少女,分別站在紅色掛著「武露神社」木牌的鳥居兩側。

 風聞起來澀澀的,有種奇怪的氣氛。

 兩個藍靛色髮色的妹妹只是抓著她們同樣身穿巫女服母親的衣袖,沒有說一句話。

 「 … 砂荷和意流在家裡要乖乖的喔。姐姐一兩年就會回來了 … 」少女說道,句尾卻有些顫抖。

 「 … 嗯 …… 」兩個妹妹同時應道,彷彿喉頭為了擋住什麼,勉強才能擠出這兩個字一般。

 「也許半年就回來了吧。」少女的父親說道。「小江很厲害嘛。只算路程的話,搞不好過了半年就回來了 … 」

 「嗯 … 我會努力的 …… 」少女低頭道。

 忽然,一個白色的身影自少女父母背後的山路飄來。「小江∼」

 「姑姑 …… 」

 那身影緩緩定在少女前面。

 橘紅色的頭髮,白色素淨的巫女服,五官面容 … 除了髮型不同,身影和少女幾乎一模一樣,是宛如雙胞胎的存在。

 只是,被稱為姑姑的少女,並不是活著的人。

 「小江,有事的話要早點說喔!我會感覺到的。」

 「嗯,謝謝姑姑。」少女道。

 「 … 江露,差不多 … 是時間了。 」少女的父親道,苦澀的笑容在他臉上展開。「早點回來啊 … 爸爸會寂寞的。要寫信喔。 」

 「嗯 … 。 」江露道。

 穿著白色襪子,木屐的聲音緩緩響起。「那 … 我走了 … 。」

 看著江露的身影逐漸遠去,消失,兩個妹妹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好啦好啦 … 」母親苗寺緩緩的蹲了下去,輕輕的將兩人抱在懷裡。即使自己的心中也如潮水般洶湧 …… 這時候,才充分體會了母親在自己即將前往修行的時的心情。

 「小江一定沒事的 … 」江露的姑姑緩緩的道。「我最清楚了 …… 」

 「是啊 … 。 」江露的父親月夜應道,注視著身影消失的遠方。「好了,大家回去吧。總不能一直站在這裡啊。」

 苗寺帶著孩子們,一面安慰著一面步上山路。「月夜,我先帶她們回去。」

 「嗯。我來關門吧。妳也別勉強 … 」

 「勉強的,是你吧。」苗寺微微的笑了。「早點上來啊 … 。」

 月夜苦笑了一下。「好。」

 關上了鐵門,月夜緩緩的走回侍武靈山上的武露家。

 自己的孩子長大了,就是這種感覺嗎?理應覺得高興,為什麼心中這麼苦澀?是因為那孩子即將遭遇的現實的殘酷?苦澀的修行?

 還是,離開自己羽翼之後留下的孤獨?

 「嗯嗯∼,人家好久沒有穿木屐走路了呢。」江露的姑姑從他身後探頭出來,隨著月夜的步行緩緩的漂移著。

 「妳是很久沒有『走路』了吧,江霧。」月夜笑了。「還要打御靈輪掛在腳上嗎?可沒有材料了。手上的就用光了 … 」

 「嗯?」江霧稍微飛向前,轉過身來倒著飄移,露出孩子氣的微笑。「不要啦,腳環好像腳銬喔∼,而且用飄的不是比較快嗎∼」

 「妳喔 … 」月夜笑著搖搖頭。

 看到月夜笑了,江霧也笑了起來。

 刻意逗她的姊夫笑,也許是看見了他在關門時用衣袖擦的眼淚吧?

 這一天,在夕陽的加護之下,武露江露展開了修行之旅。

 那也是,新一個時代傳說的展開 …

Next...

NEXT一之刻>

~返回巫女修行傳說本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