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修行傳說前傳

~Before the Legend~

其之二

 

 「月夜,不睡嗎?」

 「嗯 … 這麼晚了啊?」

 苗寺在身後輕輕的問道,月夜才發現時間的經過。

 「把小江抱回房裡吧?」苗寺笑了笑,輕撫了撫坐在月夜腿上,在父親懷裡睡著的江露。「這樣她會著涼的喔。」

 「嗯嗯。」月夜小心的抱起了江露,江露卻緩緩睜開了眼睛。「啊啊 … 睡著了 … 」江露跳了下來,揉了揉眼睛。「嗯嗯 … 」

 「很晚囉,小江。」苗寺拍拍她的頭,「去睡吧。」

 「嗯 … 爸爸媽媽晚安 … 」江露緩步走了出房門。

 「月夜你技術變差了喔?」苗寺對月夜笑著道。

 「是妳們母女倆都太敏感了∼」月夜聳聳肩。「事情弄好了?」

 苗寺在床邊坐了下來,「嗯,都好了。」

 月夜將燈火熄了,也在床邊坐了下來。

 「以前也常常坐在你大腿上看你看書呢。」苗寺微笑道。「然後也是不知不覺睡著了。呵呵呵 … 」

 月夜聳聳肩,「是啊,腿都麻了。」

 「唔∼,人家又不胖?」

 「可能上半身很重吧,尤其前面──痛」

 「好色∼。」苗寺用手刀打完之後笑著說道。

 「沒辦法嘛?而且這樣根本不能專心看書呢。」月夜摸摸頭。

 「人家太性感?」苗寺推了推月夜。

 「是啊∼」

 「嘻嘻嘻」

 已經過了午夜,不知怎麼兩人還沒有睡意,只是躺在床上撐著時間。

 「好快啊 … 」苗寺打破了沉靜。「女兒都已經十四歲了。」

 「跟妳看起來像姐妹了。」月夜道。

 苗寺笑了,「跟你看起來像兄妹了,因為你看起來年輕嘛。」

 「 … 有點失禮的感覺啊,用看起來這個字。」

 「沒說錯嘛∼我們都這樣囉。」苗寺吐了吐舌頭。「靈術的關係嗎 … 身體的老化比較慢?雖然壽命應該沒有影響 … 」

 「遺傳吧?沒有這方面的研究 … 也沒辦法研究吧?不過好像是吧,家族裡面都是這樣不是嗎?」月夜說道,「我們家也是,你們家也 … 」

 「那樣的話也有可能是遺傳?」苗寺道。「 … 有時候在廚房裡看到小江,一瞬間會看成妹妹呢。」

 「啊,不稱職的母親喔。認錯自己的小孩 … 」

 「唔∼!一瞬間而已嘛!而且也不是百分之百,會有點懷疑啊∼,唔∼∼」苗寺嘟起嘴,用手指戳著月夜的頭。

 「哈哈,開玩笑的啦。 … 的確,已經到這個年紀了嘛 …… 」

 「是啊 … 」苗寺看著天花板。「 … 四年前那一次還好沒出什麼事 …… 」

 月夜轉頭看著苗寺,柔順的長髮下是一個母親擔心的神色。

 「因為是小江,所以沒問題的 …… 」月夜道,撫了撫苗寺的長髮。「現在她們不是也處的很好嘛。」

 苗寺的表情稍稍紓緩了下來。「嗯 … 。」

 「叫我嗎?」

 突然,兩人眼前,從後方的牆壁竄出白色的身影。

 幽靈的少女,確實長的和江露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比江露稍微少了些稚氣,大了二、三歲的感覺。

 「 …… 雖然已經習慣了,不過至少從門穿過吧?」月夜嘆了一口氣。

 「唔?」少女面朝下,看見了躺著的兩個人。「已經要睡啦∼」少女轉過來,在兩人上空浮著嘻嘻笑著。「偷偷說我什麼啊?」

 「光明正大的說。」月夜道。「說到妳跟小小江呢。最近跟孩子們處的怎樣?」

 「很好呀?」少女笑著道,「最近有時候也說說以前的事給她們聽。像是很久以前和姊夫一起旅行 … 」

 「江霧 … 」聽到這裡,苗寺忽然坐起身。「那個 …… 我還是覺得很對不起妳 …… 包含這麼稱呼妳 ….. 」

 月夜也坐起身,在這之前少女已經慌張的搖頭起來。「苗寺姐妳又這麼說∼!如果是姐姐的孩子的話,一定很幸福的啊!我的話沒關係的,江霧也是姐夫取的名子 …… 」

 「 …… 」苗寺搓著手,低頭不語。

 「 … 怎麼突然又這麼想嘛?姊,姊夫∼」江霧求助似的望向月夜。

 「 …… 大家都過的好好的,這種日子也會持續下去,所以就別鑽牛角尖了 … 」月夜抱住苗寺的腰。「苗寺 … 」

 「 … 我知道 …… 」苗寺搖搖頭,「只是 … 想到四年前 …… 覺得很對不起妳和小江 …… 」

 「唔∼,」江霧嘆氣,「都說沒事了嘛 …… 小江露也是一樣啦,我最清楚了。只有姐姐妳自己在多愁善感喲?」

 月夜拍了拍苗寺的頭,「妳姐姐就是這樣的人嘛 … 」

 「唔,生氣囉。」苗寺嘟起嘴。

 「也因此這麼溫柔,善體人意,」月夜笑了,「讓我這麼喜歡妳 …… 」

 「 …… 你喔 … 」

 「呀啊∼,好肉麻喔∼」江霧叫了起來,「那麼小孩子不能看囉∼」

 叫著淺倉江霧飛出了房門,惹的兩人笑了起來。

 「其實,我有一點忌妒也說不一定 …… 」江霧自語道。「不過可以守護著大家,可以這樣和大家在一起 … 也不會和姐姐搶姊夫 …… 」

 她笑了,「我還算 … 滿幸福的吧?」

 月無言的照著,銀光灑在小小的湖上,如同四年前一樣。

 

 

 「姐∼意流∼這邊這邊∼」

 砂荷蹦蹦跳跳的在山道上等著,江露則牽著意流的手走著。「別走的太快喔!」十歲的江露對著異常興奮的妹妹叫道。

 「好∼!快點啊∼」

 上弦月自地平線升起,仲夏的晚風輕拂著三個人的衣裳。

 會這麼高興,也許是必然的。

 一年前的事件之後,每過一陣子,總是會有這樣的夜晚。

 『啊,吵醒妳了?』

 『姐?怎麼了,半夜這個裝束 … 還要自己練習嗎?』

 『 … 嗯。我想早一點,掌握多一些技巧 … 』

 『身體會弄壞的啊!每天晚上都 …… 』

 『我 … 我之後會好好休息的啦 … 拜託了,不要告訴爸爸媽媽喔 …… 』

 看著這樣的姐姐,砂荷比誰都難過。

 ──想擁有能夠幫助姐姐的力量。

 白天和意流陪在辛苦修練的姐姐身邊,一面自己修習符術和式神術。晚上也總是在姐姐偷偷出門後,自己也偷偷的練習。

 似乎,姐妹處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也因此,能夠和姐姐、妹妹一起出來玩,砂荷才這麼高興。

 「還沒有到嗎?」江露問,「太遠的地方,爸爸媽媽會擔心的喔!」

 「快到了!」砂荷回答。上次自己發現的小湖,夜景應該非常漂亮才對。母親的鷹式神白羽緩緩的在三人身邊環繞,感覺格外清閒。「姐別老是把神經繃的這麼緊,輕鬆一下嘛∼」

 「輕鬆一下∼」意流搖動握著姐姐手腕的手。

 「好好∼」江露不禁笑了,意流也跟著笑了起來。

 

 

 意識在黑暗中,察覺了自己的存在。

 感覺到靈素一點一點的匯集。

 這是什麼感覺呢?

 沒有身體,也不能稱的上是感覺吧?

 感覺到什麼的共鳴。

 靈素,四散的靈素匯集成一個形體。十年前就存在的形體。

 為什麼,知道是十年呢?

 突然的,少女張開了眼睛。

 「 …… 」

 洞窟。

 充滿著靈氣的洞窟,朝向遠處不斷延伸。水滴在頭頂上滴下,穿過了少女的身體。那似乎是剛剛,才聚集靈素而成的。

 「呀?!」少女自己嚇了一跳。「靈 … 是這種感覺?」

 轉頭一看,少女看見了自己的身體。

 橘紅色綁成雙馬尾的長髮,幼嫩的臉頰。十七歲的少女身軀,被封在巨大的冰塊之中,而冰塊緊緊的鑲在岩壁之中。雖然是在這樣的氣溫,卻不會融化似的,像是一塊關著身軀的水晶。

 「 …… 」少女的靈無言的注視著自己的身體。「 …… 十年 … 前輩說的十年 …… 身體一點都沒變。不過 … 看來是不能回去了 …… 」

 她左右看了看,「因為我已經算是死了 … ?好像也沒有變成怨靈的樣子,那我現在已經是式神靈了嗎?」

 當然沒有人回答她的問題。「 … 總之去找前輩和姐姐 …… 再見囉?」自己都覺得對自己的身體這樣打招呼相當奇怪,她搖搖頭,朝洞窟的出口漂移而去。

 「 … 靈為什麼會有衣服呢 …… 」對於自己的存在還不是很了解的樣子,她揮動穿著著的巫女服的衣袖,一路到了洞口。外面傳來水聲,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撥弄。洞口前積了水,淺淺的水波上映著細碎的月光。「晚上嗎 …… 」

 「誰!」

 水聲突然止息。

 江露左手按在刀上,望向洞口出現的靈。下意識擋在妹妹的前面,江露決心不再犯上次的錯誤。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妹妹。

 只是 ……

 「妳 …… 」

 共鳴一般,異樣的感覺傳來,止住江露的聲音。

 「姐 … 兩個?」戲水的砂荷和意流也完全楞住。好像一枚無形的鏡子一般,對方和江露幾乎一模一樣。只是,年齡看來比江露稍微大了一些。

 江露的穿著木屐白襪的雙腳緩緩的移動,靈也緩緩的向她靠近。水濺濕了襪子,江露也絲毫沒有感覺。

 「妳 … 是誰?」

 雙方同時發問。

 「 …… 晚 … 晚生是武露家第十三代嫡傳巫女武露江露 … 」自然的說出一連串對外解釋用的戰巫女職業和名字。

 「江露 …… 江露 …… 」和江露長的幾乎一樣的靈體少女,重複了幾次。「我也是 … 江露 …… 嗯 …… 」

 「 … ?!」

 江露靜靜的停在靈的面前。對方沒有敵意,絲毫也沒有瘴氣的感染。靈氣的感覺,更像是武露家的式神靈。

 但是,為什麼,聲音相貌完全一樣?

 雙方都受了相當大的衝擊一般,靜默著看著對方。單純只是長的相像嗎?為什麼,連靈魂的波動都產生共鳴一般?

 「嗯 …… 另一個江露 …… 活著的 …… 」

 一聽見靈這麼說,江露如夢初醒,向後躍了一步,做出攻擊態勢。

 「啊,對不起 …… 晚生不應該這麼說的 … 」

 連語癖都一樣。「可是 … 身體明明在裡面 …… 為什麼會有 … 另一個我?」

 「江露!」

 兩人同時轉過頭去,見到的是隨著白羽而來的苗寺和月夜。

 「糟糕 …… 」月夜自語,「這麼剛好 … !」

 苗寺飛奔到兩人的身邊。「小江 …… 妳們 … 沒事吧?」呼吸都還沒有平穩,苗寺一邊喘息一邊問道。

 「 …… 」兩人對看了一眼,朝著苗寺點了點頭。

 「稍微 … 有點混亂?」苗寺問,兩人又點了點頭。

 「月夜 … 沒事的樣子 …… 」苗寺對月夜道。「小江 …… 這是妳的姑姑,淺倉江露 … 也可以說 …… 是妳的前世 …… 」

 「先回家吧,再好好解釋 …… 」月夜說道。

 

 

 「所以 …… 我是,式神靈了?這是姐姐的小孩?」

 淺倉這麼問道。

 「嗯。 … 十年多了,靈的型態,瘴氣的去除 … 都已經完成了 …… 」月夜道。「意識是剛剛才附在靈體上的吧?」

 「嗯 …… 感覺像睡了很長一覺 … 沒有夢的一覺 …… 」淺倉道。「現在才漸漸想起來發生什麼事 … 」

 月夜笑了,「十年嘛 …… 」

 「可是姐姐和姐夫看起來一樣年輕啊?」淺倉側著頭說道。

 「謝謝妳的誇獎啊,妹妹。」苗寺微笑道。

 「 … 爸、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砂荷問。看著一旁發楞的姐姐,砂荷又推了推江露。「姐?沒事吧?」

 「嗯嗯?嗯 …… 」江露無法思考,腦海一片混亂,只是發出奇怪的回答聲。

 「 …… 妳們的姑姑,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因為我們的關係捲入了事件之中 … 。」月夜喝了一口茶,慢慢的說明起來。「在事件之中,受到了特殊靈術的影響,靈魂被分裂,複製了出來 …… 」

 「咦咦?!」砂荷叫了出來,音量比自己想像的還大。「這 … 這種事,辦的到嗎?!」

 「當然對當事者的靈魂有很大的損害 … 」月夜道,「總之,最後還是讓兩個靈魂相融了 … 。」

 「但是,事情卻沒有這麼順利 … 」苗寺接著說道。「由於靈素和汙染的關係,最後身體還是產生了不安定的現象 …… 最後,靈魂和身體產生了自滅 ...... 」

 「自滅?」砂荷問,「是靈素自行消散?」

 「恰恰相反。」月夜道。「身體容納不下超過原本應有靈素的靈魂,因此產生了崩壞 …… 或許很難想像,難以理解 …… 像是將兩杯量的水壓縮進只有一杯容量的茶壺之中,因為容納不下而爆裂 … 」

 「 … 為了救她,情急之下還是用了禁術 …… 」苗寺微微低下頭。「將靈,定著在有身孕的我的身體裡 …… 」

 「所以 …… 」砂荷看向姐姐,江露只是靜靜的聽著。

 「然後 … 就生下了江露 … 。」苗寺緩緩的說道。「 …… 當時沒有想這麼多 … 只是希望她 …… 不要死而已 …… 」

 「轉 … 轉生?」砂荷低聲道。

 讓即將死去的靈魂離開身體,定著在另一個沒有靈魂,健康的身體。被西南方稱作移魂,事實上是沒有多少可見或被記載的例子。

 基本上,是不會有所謂的健康身體可供移轉。

 武露家所研究,是將即將死去的靈魂定著在有胎兒的母體之中。基本上,產下來的孩子將具備有所定著靈魂特質,人格等等,因而被稱為轉生。

 但是,將本應死去的人的靈魂,再轉移到新的身體,不僅是對原本將誕生的靈魂的抹殺,更違反了生死限界。武露家身為靈術的研究者,對於違反自然的定律自然是完全禁止,

 「可是,」砂荷突然說道,「姐姐沒有記憶 … 應該有的記憶 …… 」她的音量越來越小。考慮到姐姐的感受,砂荷在心中感到一陣恐懼。

 「 … 因為 …… 」苗寺別過頭去,不願意說出接下來的話一般。

 「只是將 … 另一部分的靈魂 … 移轉而已。」月夜道。「當時如果什麼也不做,整個靈魂都會消散殆盡 … 」

 「 …… 然後 … 江 … 淺倉提議說 … 她願意做我們家的式神 …… 」苗寺緩緩的說道。

 「嗯 … 我漸漸想起來了 …… 」淺倉緩緩的說道,「用姊夫給我取的名子江霧 …… 」

 「 …… 」

 不發一言的江露,緊握著雙手,忽然說了。「所以我,是多餘的靈魂?」

 「江露?」苗寺站起身,「不要這 … 」

 「為了淺倉江露,所以生下了我?」

 江露站起身來,「那,武露江露 … 我又應該是誰?我只是 … 我只是一個替身?還是我 … 我連替身都 …… 」

 「不是那樣子!」月夜的聲音相當激動。「爸爸媽媽沒有──」

 「我是 … 」

 江露的眼淚奪眶而出,「只是因為我是淺倉江露,所以 … 所以!!!」

 「姐!那樣說太 … 姐!」砂荷正想安慰姐姐的情緒,江露卻早一步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小江!」月夜正要追去,卻被淺倉江霧擋住。

 「 … 讓我來吧。」淺倉道。「我 … 我能了解她為什麼會這麼想 …… 」

 「江 … 江霧 …… 」

 「我知道 …… 她不是故意要這麼說讓你們傷心 …… 」淺倉江霧微笑,「我的話,也不會想讓爸媽難過 …… 交給我,好不好?」

 「 …… 」

 「叫她,千萬別想不開 … 爸媽是 … 」

 「我都知道 ... 。」淺倉點頭止住苗寺繼續說下去,轉身又對不知所措的砂荷和呆愣的意流溫柔的笑了。

 「對不起,姑姑一來就讓妳們姐姐傷心 …… 姑姑一下子就帶姐姐回來了喔。」

 這麼說完,淺倉便朝向江露離開的方向去了。

 「 …… 」

 

 

 「 …… 」

 眼淚無法止住,一直落在衣襟上,紅色的裙子上。

 江露曲著膝蓋,瑟縮在床上哭泣。

 「 … 江露?」

 江露抬起頭,和一臉擔心神色的淺倉正臉對上。「 …… 」

 「打擾了 … 不好意思,沒有辦法敲門 … 」淺倉一邊賠禮,一邊穿過門進了來。

 「 … 拿走好了 …… 」

 「唔?」

 「 … 這個身體,拿走好了!」江露低著頭喊道。

 「──笨蛋!」

 淺倉忽然罵了起來,令江露嚇了一跳。「為什麼讓爸媽傷心!明明知道他們沒有那個意思的!」

 淺倉靠近了江露。「 …… 在心裡,你一定這麼想,對不對?」

 「 … 我 …… 不要過來!」

 淺倉嘆了一口氣。「妳也知道妳不是我的替身,爸爸媽媽養大妳絕不是因為我,更不會只拿妳的身體做什麼 …… 只是 … 我出現的太突然,妳沒辦法一下子接受吧?好好想一想 … 我知道的,妳一定了解的 …… 」

 「 …… 」江露抱著自己的膝蓋,不發一語。

 淺倉在江露身旁坐了下來,安撫著江露。「沒關係的 … 沒關係的 …… 」

 過了一陣子,江露的哭聲稍微止息。「 … 不公平 …… 」江露忽然道。

 「嗯?」淺倉發出疑惑的聲音。

 「 …… 妳都知道我 … 可是 ... 我完全不知道妳 …… 」

 「啊啊,對不起 … 」淺倉有點慌張的叫了起來。「直接這麼說妳心裡的事 … 很不好受吧?對不起 … 」

 「 …… 」

 淺倉側頭想了一下。「那,我也把所有的事告訴妳 …… 」

 她看著天花板,輕輕的說了起來。「我,在小的時候,父母就過世了。4歲前後 … 的時候吧。」

 「咦?」江露不禁出聲。

 「嗯 … 。而且 … 是被人殺死的 … 。」淺倉緩緩的說道,「雖然現在已經記不太得臉了 … 可是爸爸媽媽是很好的人 …… 」

 「 …… 」

 「 … 然後,我在幾個親戚間搬來搬去,最後才被武露家收養成養女。」淺倉說道,「在那個時候認識了苗寺師姐 …… 後來,妳的爸爸到武露家來當管家,是在我九歲前後的時候吧 … 。」

 「姊夫和姊姊把我當真正的妹妹一樣,我才知道什麼叫做親人 …… 雖然我也有點像姐姐一樣,有一點喜歡姊夫 … 」淺倉吐吐舌頭,讓江露有點臉紅。「呀∼,真不好意思 …… 」

 「然後後來捲入了很多事情 …… 」頓了一下,淺倉緩緩的續道。「和你爸爸說的一樣 … 我本來已經失去意識,再醒過來的時候,看見苗寺師姐肚子上的血印 …… 」

 「『如果可以當姐姐的孩子,應該會很幸福吧』雖然我這麼說,但是師姐只是握著我的手一直哭 …… 」

 「 …… 媽媽 … 」

 「我在進入侍武山靈穴之前,聽過姊夫解釋姐姐所做的事 … 」淺倉說道。「姐姐小時候剛好家裡本家和分家處的很不好,所以在同一輩的人裡面,只有不能爭繼承權的男性,和我能夠說真心話而已。隼人哥哥離家求學之後,就只剩下我 … 」

 「姐姐想要守護妹妹的心情 …… 如果是妳,或許能了解吧?」淺倉問。

 「 …… 」江露被淚潤濕還沒有乾的視界中,出現了兩個妹妹的影像。

 「 … 雖然也不算成功,如果當時姐姐失敗的話,姐姐自己的身體也會壞滅 …… 」淺倉緩緩的說道,「我 … 我也不希望姐姐這麼做 …… 」

 「江露 … 」淺倉站起身,蹲在江露的身前。「也許我們的人格,靈魂特質很相近 … 但是那也只是相近而已。姐姐懷孕的身體裡,在事件之前就已經有妳自己的靈魂了 …… 」

 江露注視著淺倉深藍色的瞳孔,淺倉也注視著江露同樣深藍的眼眸。「姊夫說,這樣子,最多只是妳的靈力、靈素的濃度會比一般人高出許多,要學會控制需要花較多時間 …… 雖然人格好像會受到影響 …… 」

 說到這裡,淺倉臉色變的有點困惑。「 ... 這樣問好像很奇怪 …… 妳會不會討厭自己的性格?討厭姑姑的性格?」

 江露搖搖頭。「沒有理由討厭 …… 」

 淺倉笑了。「是吧?其實我們最多 … 只是像雙胞胎一樣。何況,妳的身體,妳的靈魂,妳的生命 … 不都是妳的爸爸媽媽給妳的嗎?」

 「妳就是妳 … 是武露江露,是淺倉姑姑的好姪女,是姐姐和姐夫的好女兒不是嗎?」

 看著想要拍拍自己的頭卻想起自己已經是靈了,尷尬的笑了的淺倉,江露點點頭。「好了,回去找爸爸媽媽吧?大家都在擔心妳喔。」

 江露站起身,「啊 … 江露,」淺倉忽然問。「嗯 … 還有 …… 妳覺得姑姑這樣長的 … 可愛嗎?」

 「 …… 嗯 … 」江露有點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淺倉笑了。「江露更可愛喔∼」

 逗著江露似的,淺倉帶著江露回到客廳。

 「小江 …… 」苗寺看著女兒,心疼的眼淚再度流了下來。

 「我 … 」江露緩緩的抬起頭,「我是爸爸媽媽的女兒?是爸爸媽媽的女兒的江露?我 …… 」

 苗寺一口氣將江露抱在懷中。

 「傻孩子 …… 不是別人,妳是爸爸媽媽的女兒,是爸爸媽媽的江露啊 …… 」

 砂荷鬆了一口氣似的,看著父親月夜安慰著相擁而泣的母女。

 「 … 好幸福的樣子?」淺倉輕輕的說道。

 「 … 另一個姐姐∼?」意流在淺倉面前,兩隻眼睛注視著浮上浮下的淺倉。

 「 …… 好可愛喔∼」淺倉蹲低,逗起意流來。「我是江霧姑姑喔∼妳是江露的妹妹吧?叫什麼名子啊∼」

 

 

 「小江露?」坐在差點睡著的江露回過神來,淺倉坐在一旁問了。「昨天太晚睡了吧?」

 「嗯 … 。」江露揉揉眼睛。「在爸爸的腿上睡著了 … 」

 「再一陣子,就要出外修行了啊?」

 「嗯 … 」江露點點頭。「已經十四歲了 …… 」

 「嗯∼,」淺倉點點頭,「四年了,小江露也長大了嘛。」

 「說的人家沒有長大一樣 …… 」江露道。

 「哎呀∼這麼敏感∼」淺倉笑了起來,「跟人家一樣敏感呢∼」

 「姑姑妳又來了 …… 」江露嘆了一口氣,「人家長大以後也會這樣嗎 … 」

 「唔∼,好失禮。人家以前沒有姐妹,所以跟你們在一起特別高興嘛 ... 」

 江露笑了,「我知道 … 說說而已的 … 」

 淺倉看著江露一陣子,忽然說道。「其實 … 我最近發現我們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 …… 雖然只是小小的不同 …… 」

 「唔?」

 淺倉緩緩靠近江露,悄聲說道。

 「妳的身材比較好 … 果然是姐姐的遺傳?」

 「姑 … 姑姑 ……. 」江露有一點臉紅。「怎麼突然這麼說 …… 」

 淺倉又看了一陣子,視線集中在一點。「不過小荷現在十二歲就比妳還大了耶?」

 「唔∼姑姑!妳知道人家很在意這個的∼!!」

 「呀啊∼我知道,我知道啊∼說說而已的∼∼」淺倉嘻嘻的笑了起來,讓江露追著跑。

 白羽在一旁看著,不知道是不是出於無奈,小小的頭搖了搖。

 

其之二 完

~返回巫女修行傳說本館~